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硅谷散记

2019.01.19 张怡

2011年夏天,刚读完法学院一年级的我第一次在君合硅谷办公室实习时,硅谷办公室成立还不到一年1。实习的第一个星期,硅谷办公室只有四张办公桌,当时的两个合伙人朱坚律师(James)和崔轩律师(Steven)各占了一张,财务龙瑶用了一张,我和另一个实习生徐嘉玲只能合用一张办公桌。而且行政袁佳琦(Benny)也需要一张前台办公桌。因此,我的第一个工作项目就是帮James到西海岸办公室解决方案(West Coast Office Solutions)采购一些办公家具。


作为硅谷规模最大的二手办公家具店,West Coast Office Solutions位于圣荷塞(San Jose)的一处工业区内,主要经营硅谷科技创业公司淘汰下来的办公家具。超过5000平方米的场地内放满了各种办公桌椅,很多看上去和新的并没有多大差异。毕竟,至少一半的科技创业公司都会在2-3年内失败倒闭。这些公司留下的办公家具通过像West Coast Office Solutions这样的家具店又可以流入到下一个创业公司。大浪淘沙,正是以这众多的创业公司为基础,硅谷最终诞生了一个又一个改变世界的科技巨擘。


1


硅谷的名称来自于旧金山南湾沿着101号公路的谷地中大量从事加工制造高浓度硅的半导体公司和电脑公司。在这些公司里,英特尔公司(Intel Electronics)无疑对像我这样在1990年代第一次接触电脑的中国普通消费者有着特殊的意义:正是通过英特尔公司“奔腾的芯”,我第一次了解到硅谷和硅谷高科技公司。 


来到硅谷后,我专门拜访了英特尔博物馆。在那里,我第一次了解到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诺伊斯在美国中部的爱荷华州出生长大2。从麻省理工博士毕业后,诺伊斯在费尔科(Philco)公司工作了三年。1956年,晶体管的发明人之一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3在硅谷创办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诺伊斯决定追随其成就一番大事业。一年之后,因为不满肖克利的专制管理体制,诺伊斯与戈登·摩尔(Gordon Moore)4等8人集体辞职,并创立了仙童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1968年,诺伊斯与摩尔和安迪·格罗夫(Andrew Grove)一起离开仙童,创立了英特尔,并于1971年开发出了全球第一款微处理器Intel 4004。


因为反感当时美国大公司的等级制度,诺伊斯在英特尔开创了没有墙壁的隔间办公室格局。诺伊斯作为总裁也和普通员工使用一样的隔间。秉持他一贯的管理风格,诺伊斯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公司员工,鼓励团队协作,建立扁平化的管理结构,让每个员工在放松的工作环境中可以对公司作出贡献,而没有人可以获得诸如个人办公室、预留停车位、公司专车或私人飞机之类的特殊待遇。由于他的远见卓识和超人的亲和力,诺伊斯有“硅谷市长”或“硅谷之父”(“the Mayor of Silicon Valley”)的绰号。诺伊斯创立的管理理念则被无数硅谷公司,包括谷歌、脸书所推崇和采纳,成为硅谷文化重要的一部分。 


但平等自由管理理念的另一面,是诺伊斯治下的英特尔一度极为混乱。任何人只要有什么新工作项目的想法都可以直接和诺伊斯沟通,而诺伊斯从来不会说“不”。公司里每个员工都在做自己感兴趣的项目,但公司的整体发展却没有明确方向,大量资源浪费在了没有结果的项目里。


真正让英特尔走上正轨的,是具有超强执行力的安迪·格罗夫。


与在平静祥和的美国中部长大的诺伊斯不同,格罗夫作为犹太人在纳粹德国占领的匈牙利渡过了他的儿童时代。1956年,20岁的格罗夫只身逃离匈牙利,一年后作为难民抵达美国纽约。靠着打工和家族亲戚的接济,格罗夫在纽约市立学院取得化学工程学士,并于1963年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取得博士。博士毕业后,格罗夫加入仙童公司,参与了微处理器的早期研发。1968年,格罗夫跟随诺伊斯和摩尔离开仙童,参与了英特尔的创建,成为英特尔的第三位员工。


在早期的英特尔,诺伊斯和摩尔很快就认识到虽然公司上下有无数的好点子,但只有格罗夫能够保证公司的项目顺利推进。1970年代,当英特尔的主要产品DRAM 和SRAM受到日本厂商的竞争挑战利润大幅下滑时,格罗夫力排众议主导了英特尔的技术转型,停止生产DRAM,转而集中开发微处理器,并与IBM合作,进入个人电脑领域。格罗夫将效率优先的管理理念发挥到极点,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以诺伊斯和格罗夫为代表的管理理念之争是很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的问题。根据君合前辈的回忆,君合的发展初期为了管理的民主集中问题也争论了很多年5。随着企业发展阶段和规模的不同和外部市场竞争环境的变化,管理原则的调整可能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2


硅谷独特的初创公司群和高科技产业催生了与之相适应的法律服务行业。在正式加入君合硅谷办公室前,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完成了第三年的法律学习6。期间选修的课程里有一多半是由在硅谷执业的律师来授课,从而使得我有机会加深了解了硅谷的法律行业状况。 


受高科技经济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知识产权法律业务。教授生物技术法(Biotech Law)的福恩·诺维尔(Vern Norviel)7曾坦承他在1980年代初读法学院的时候从不敢和同学提起他要以知识产权法作为执业方向。那个时候美国的大型律师事务所是没有知识产权业务的。他的职业生涯见证了生物科技产业和知识产权法律业务在硅谷的崛起。能够帮助创业公司将学校实验室里的科学发现成功产业化,诺维尔相信他从事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即使是公司和金融法律业务,对于为高科技创业公司提供法律服务也面临新的挑战。教授创业公司金融(New Venture Finance)的马里奥·罗沙迪(Mario Rosati)8介绍说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创业公司融资。毕竟,离开资本,科技创业公司是无法成功的。而不成功的创业公司当然也无法支付高昂的律师费。作为这个行业的资深律师,除了熟悉融资渠道,他还要在大量的潜在客户中筛选有可能成功的创业公司,帮助他们建立团队,完成融资,提供公司成长中需要的各类法律服务,使得创始人和投资人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成功退出(上市或被并购)。 


3


101号公路连接着帕罗阿图 (Palo Alto)9、山景城(Mountain View)10到圣荷塞11,是硅谷的交通主动脉。随着互联网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的兴起,高科技公司群沿着101号公路又延伸到了门罗公园(Menlo Park)12、红杉城(Redwood City)13、南三藩市(South San Francisco)14和旧金山(San Francisco)15。在我加入君合的这几年,随着硅谷经济走出2008年经济危机的低谷再次繁荣,101号公路也越来越拥堵。


君合硅谷办公室位于帕罗阿图市的101号公路边16。每天上下班如果没有避开交通高峰,难免遇上车辆堵塞。无聊之余,我常转头张望公路两边多为1-2层的小办公楼。不时的,某个小楼的门牌上又多了一家新公司的名字,而某个公司的名字不知何时已经从门牌上消失。


即使是君合硅谷办公室在几年里也发生了不少人员变化。原来在君合上海办公室执业的李骐律师(Adam)于2013年加入了硅谷办公室,逐步开拓了办公室的公司法律业务。随着公司法律业务的发展,陈卓律师(Rowena)于2018年正式加入办公室。2014年,行政曾蓓(Kelly)加入办公室。另一方面,崔轩律师和行政袁佳琦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君合。期间还有很多律师17、实习生18和助理19在硅谷办公室工作过或长或短的时间。


坐在车里,我有时会想,是什么成就了硅谷这个创新科技和创业公司的圣地。作为一个经常讨论的话题,很多地方和政府都想通过找到硅谷成功的原因从而能够复制一个世界性的高科技中心。但几十年来,无论是美国东部的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还是西部的休斯顿、西雅图和圣地亚哥,甚至世界范围也还没有一个地方能复制硅谷的成功。显然,硅谷的成功是很多因素协同的结果。有人将硅谷的成功归因于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水平和鼓励教授学生创业的政策。但同一时期,波士顿的哈佛、MIT在鼓励创新和创业方面也同样非常积极。有人认为硅谷的成功是由于背后有一流的风险投资,但从资本角度来讲,纽约无疑是世界金融中心,波士顿和华盛顿地区在最初都要比硅谷离资本市场更近。也有人强调硅谷自由创新的文化氛围,但在1960-1970年代,整个美国都深受自由主义文化的影响。


如果翻看硅谷的发展历史,硅谷的最初形成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威廉·肖克利不仅给硅谷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晶体管技术,更是造就了“8个叛徒”20建立的仙童半导体。仙童半导体成功之后很多员工都独自创业,以至于几乎所有硅谷半导体行业的重要人物都是从仙童走出的21。可以说,硅谷最初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家在世界范围技术领先的企业,通过这家企业的溢出效应在周围地区形成了行业规模,以及与之配套的金融、法律等服务行业,组成一个创业的生态环境。在这个生态环境里,不同出身背景、文化背景、知识背景、职业背景的人可以互相协作,不同的价值理念得以在冲突中达到平衡,从而使人才、公司和资本等多个因素能够互相支持和制约,起到协同作用。


这样一所在某个技术领域领先世界的成功企业的形成,就像从0到1的创新一样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很难通过政策安排而建立。而对于之后形成的科技创业环境,更是由多个互相协作的因素构成的复杂生态系统,而完全复制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


或许很多成功本来就是无法复制的。与其模仿,不如根据自己的禀赋去尝试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这可能也是一些人明知九死一生还是义无反顾投入创业的初心吧。



注:

[1] 君合硅谷办公室的成立仪式于2010年10月8日在紧临办公室的Palo Alto 高尔夫球场举行。成立仪式的第二天举办了专题讲座,并组织参观了位于硅谷北面以出产葡萄酒闻名的纳帕县。

[2] 爱荷华州恰巧也是我来美国待的第一个州。2002-2009年,我在爱荷华州立大学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

[3] 1956年因发明晶体管获得诺贝尔物理奖。

[4] 1965年提出了著名的摩尔定律。

[5] 君合人文2014《1993-1994·君合记忆》

[6]我在乔治城法学院完成了第一二年的法律学习。2012-2013年,我因为家庭原因转学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

[7] 威尔逊法律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合伙人,专利和创新咨询团队负责人。

[8] 威尔逊法律事务所冠名合伙人。

[9] 斯坦福大学、惠普(Hewlett-Packard)、特斯拉(Tesla)总部所在地。

[10] 谷歌(Google)总部所在地。

[11] 思科(Cisco)、Adobe、Paypal总部所在地。

[12] 脸书(Facebook)总部所在地。

[13] 甲骨文(Oracle) 总部所在地。

[14] 基因泰克(Genentech)总部所在地。

[15] 推特(Twitter)、优步( Uber)、Airbnb总部所在地。

[16] 君合硅谷办公室于2016年初搬到目前的地址,但离之前的办公室只有不到100米。

[17] 我能记得起的有李奕律师(原君合上海办公室)、卓晖律师(原君合北京办公室),刘义婧律师(君合北京办公室)和成城律师。

[18] 我能记得起的有李润泽(Eunice,后加入君合北京办公室)、马琨( Cathy)、沈筱蒙、付少君、陶源(Zoe)、李鹤、赵辛未、王睿德(Richard)和刘丹。

[19] 2016-2018年,余嘉筝(Janice)在办公室兼职担任行政助理。

[20] 威廉·肖克利将诺伊斯与摩尔等离开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创立仙童的八个人称为“8个叛徒”。

[21] 斯蒂夫·乔布斯曾说:“仙童是成熟的蒲公英,一经风吹,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散。”


君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我们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