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业绩 / 君合新闻 / 君合新闻详情

深水静流 ——专访君合基础设施组组长袁家楠

2017.11.10

Q: 君合基础设施组连续多年雄踞钱伯斯榜单“能源及自然资源”第一等的领先位置多年,同时也是Legal500、IFLR及Asialaw等多家媒体评选榜单上基础设施和项目融资的佼佼者,是市场一直以来的领跑者。作为君合基础设施组组长,可否请您介绍一下这个优秀的团队,同时您觉得君合基础设施组的成功因素有哪些?


A: 我认为,君合有关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业务的成就主要源于三个方面。一是历史渊源,二是团队、三是来自君合其他团队的支持。


首先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郑淑君律师(君合合伙人,已退休)为杰出代表之一的、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投身涉外基础设施投融资业务的律师所奠定的坚实基础。当时标志性的项目包括广东沙角C电厂,在圈子里广为人知,属于第一个涉外项目融资项目;之后珠海电厂、广西来宾B电厂、成都第六B水厂、广东大亚湾和岭澳核电站,北京第十A水厂、秦山第三重水堆核电站、山东中华发电项目、扬子巴斯夫南京石化一体化项目等,或者利用项目融资模式,或者采用中外合资合作方式,或者以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手段为目标,或者兼而有之,对中国的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有重要的基础性影响,也培养了包括目前君合能源、基础设施业务骨干合伙人和顾问在内的一批中国律师。


(Q:您刚才提到的“团队”,是目前的君合基础设施业务团队吧?有哪些核心业务呢?)


A: 目前君合基础设施组团队的核心业务包括三大块:涉外基础设施项目有关的投融资、并购、工程承包及争议解决、保险业务,国内PPP有关的业务(也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包括项目法律咨询和项目统筹协调,项目争议解决,智慧城市、海绵城市项目法律咨询等),以及项目融资等与基础设施建设或交易有关的融资业务(项目融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有关的资产证券化,跨境融资合规和担保法律核查),由合伙人覃宇袁家楠以及近年加入的连晶(油气),周显峰(境外工程承包)等主要负责。其他合伙人丛青程远及近二十位资深、中级、初级律师给予有力支持。


微信图片_20171103114500.jpg


实际上,有所成就一是历史沉淀,二是几十年项目培养以及其他君合团队的支持。为目前君合基础设施业务作出重要贡献的,包括曾领导过基础设施组工作后转主做其他领域业务的朱核王健刚易芳(我是第五任组长)以及专注融资业务的周军王菁华,另外还有吕家能、谢铮、邓梁等主做其他业务但是在基础设施领域也付出过心血的君合合伙人。


Q: 2017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43个国家有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高达29.5亿元。可否介绍一下君合基础设施团队在“一带一路”战略下,都有哪些工作成就和重点项目?


A: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带是指路上(陆地上),路反倒是在海上,内涵是包括亚欧非相关海陆各国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在内的五通三同。其中的设施就是指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一带一路国家互联互通、促进消费,重点在市场资源。君合基础设施团队的工作遍及印度、巴基斯坦、加纳、孟加拉、尼泊尔、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最远的到了塞拉利昂,这些国家君合都有做过或在做项目,包括投资或融资项目,EPC、IA、PPA这些跟建设工程、建筑工程实施运营维护有关的法律业务,还有政治风险保险等业务,我们也参与了。具体项目例如公路、轨道交通投资项目,这是第一类;各种电站、水电站、火电站(烧煤的)、风电等分布在这些地方的,这是我们第二类涉及到的项目。第三涉及到矿业,第四涉及到工厂建造、区域开发。这都是配合一带一路参与的重点项目。


Q: 君合基础设施团队在“一带一路”项目操作中,都有哪些优势?


A: 一带一路涉及的项目类型,君合团队成员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做。所以,无论从深度还是密集度,始终没有中断或减弱。从90年代到现在二十余年的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积累。另一个是团队积累。君合基础设施组自90年代起,团队成员中的很多成员、包括合伙人、律师也参与这些项目。我们的传承一直是没有断的, 团队也始终是整齐的。


现在“一带一路”主题成为热点,得到大家关注。而君合从参与2000年“走出去”战略到现在投身“一带一路”战略, 基础设施团队一直以来就没有中断过项目,多年来累积了丰富经验。实际早在“走出去”战略之前,君合基础设施团队的主要成员就开始接触核电站建设,大型公共设施建设,包括公路、轨道、码头项目建设的这些项目。我们的长处在于二十多年间没有间断,团队稳定。在我们积累项目经验过程中,与国内、国际的银行、投资商、建筑商不断合作和交流,这些都对我们的成就有莫大的帮助。


(Q:有没有项目很复杂,跨时很长?)


A:山东中华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300万千瓦,是当年亚洲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能源项目融资项目,时间跨度也最长。


Q:基础设施组还承办过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经典项目,里面所涉及的独特性、创造性也请您介绍一下?


A: 北京市第十水厂A厂国际项目融资项目。项目设计日供水能力50万吨,总投资估算人民币23亿元,是北京市首个采用国际招标的BOT模式建设的市政供水设施项目,也是中国继成都第六B水厂后经国家计委批准的第二个特许经营BOT国际项目。君合先后作为北京市政府该项目特许经营国际投资人招标委员会以及项目实施机构北京市公用局、北京市市政管理委员会(现城市管理委员会)、北京市水务局的法律顾问,为项目特许经营国际投资人招标(包括招标文件编制,评标,项目协议的澄清谈判,争议解决),项目重组,项目融资等工作提供法律服务。目前由我们君合基础设施组年轻合伙人程远具体负责,在为这个项目的项目协议全面修订提供法律服务。


另外,国家开发银行东方集团巴基斯坦风电有限追索项目融资贷款项目(覃宇、周军、王菁华负责)。君合代表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四川分行,为其对中国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东方集团在巴基斯坦的99MW风电投资建设运营项目的有限追索项目融资提供法律服务。服务范围包括尽职调查、起草、审查、谈判融资文件,出具中国法律意见书和协助完成融资交割。这个项目是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下中巴经济走廊的首批项目之一,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时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见证了该项目贷款协议的签署和工程开工。


最近几年,以君合基础设施团队为主完成或展开的比较有影响的项目,还包括中德财政合作北京南宫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袁家楠、王健刚等负责),从2005年-2017年,跨时12年。还有北京地铁十四号线、十六号线特许经营项目(谢铮、程远等负责)、深圳轨道交通六号线PPP项目(袁家楠,张建伟,宋柯等负责)、(福州地铁二号线PPP项目袁家楠等负责)、北京兴延高速公路PPP项目(覃宇等负责)等为代表的十几个境内基础设施和PPP项目;以UEP巴基斯坦风电、南方电网中电国际越南BOT(朱核、覃宇、袁家楠、丛青等负责)、中国电建巴基斯坦卡西姆电厂(覃宇等负责)、位于东南亚及非洲的三条水泥生产线项目(非信贷模式的承包商融资)(周显峰负责)、为康菲(中国)与中海油合作的对外区块项目提供服务包括全程参与处理19-3区块的漏油事件、中海油与某台湾油公司的纠纷处理(连晶负责)、巴西某大型燃煤电站争议解决菲律宾系列电站项目索赔与争议解决等为代表的十几个境外能源基础设施投融资、EPC或争议解决项目。


Q: 在这么多的合作项目中,您觉得国内外律所的工作方式方法有区别吗?相对来说,国内律师事务所又有哪些优势?


A: 我观察这个领域比较优秀的中国律师(例如君合基础设施团队合伙人和律师),包括在外所工作的中国律师,大多是接受过完整、扎实的中国法律教育,辅以海外留学或工作经历,有严谨做文件的能力、语言沟通协调能力都比较强。他们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积累经验,渐渐培养起掌控项目(由小到大、由简单到复杂)的能力,对项目能否成功越来越起关键作用。


过去,大型、涉外的基础设施项目法律服务,由于法律服务需求方在项目中的地位、适用法律和经验等方面原因,多以英美老牌的国际律师事务所为主,中国律师主要承担辅助性、验证性的工作。现在,随着中国国企民企的快速成长以及走出去战略、一带一路战略、PPP扩张的迫切需要,中国律师开始逐渐走向这个领域法律服务的前台,除提供中国法律服务外,领导、协调多法域律师工作的情况日益增多。不过目前来看,在做文件方面以及跨法域统筹协调方面,我们与一流的国际律师事务所还有差距,尽管差距在慢慢缩小。而君合基础设施团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blob.png


Q: 可否请您介绍一下,伴随着中国经济腾飞的20年,君合基础设施业务的发展历程都分哪几个阶段?在不同的阶段,团队建设上有什么变化吗?


A:可以分三个阶段。一、 90年代到2000年初期,早期是国际项目融资,核心形成,奠定基础。 二、 2000年初期到2010年前,国内城市基础设施市场化,稳定发展。三、2010年至今,新律师不断加入并稳定。国内大规模能源建设是90年代开始的,那些至今还引以为豪的建设大都是90年代开始,刚改革开放时,咱们国家没钱但急需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建设又烧钱,引入外资就多。


团队的变化有两个特点,一个阶段是核心成员在不同的机构(国内所、外国所、咨询公司)做基础设施的项目,然后从90年代末21世纪前后,开始汇集,形成这个团队。郑律师和我最早,覃律师是2001年,在那之前我们也在项目上有合作的,他作为富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借调到法电参与来宾电厂、山东中华发电项目,法电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团队汇聚形成比较稳定团队之后,团队核心成员没变化,中间也陆续走过人,律师有一些来之后又走的。但是来的年轻的力量,自身能力也很强。基础设施项目跨越年代,规模大时间长,对于团队耐心是个长期考验。团队稳定合作,大家知根知底,对推动项目进展很有利。


Q: 君合基础设施组人才选择与引进,是怎样一个标准呢?是更倾向于培养自己的JunHe Baby,还是更愿意从外面引进人才? 另外,在团队建设和选择人才上的侧重点有哪些?


A: 现在选人确实有难度,市场上不是大把人才任我们挑选。难度在于,人才现状是高端人才稀缺,凤毛麟角。而对于法学院学生,他们不是很熟悉基础设施领域,在面试上几乎没人首先选择基础设施业务,也欠缺专业认识。第二是做基础设施业务的律师需要埋头苦干。你可以观察到,基础设施领域的律师大都是一些聪明沉稳的律师,且涉及方面比较广,特别是大型项目的项目融资,这些对做基础设施业务的律师有较高要求,所以人才难找。


而关于自己培养还是外部引进,我的意见是两方面都需要。从年轻初级律师培养,这是绝对需要的。要有很沉稳的耐心培养和被培养。我们选择人才的几个关键词是: 踏实、耐心和勤奋。


我们团队建设侧重点是对于专业理论研究对立法的参与,这是从团队建设开始我们就很重视的两方面,一向鼓励律师在完成业务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做研究。二是不同年资律师形成梯队。目前基础设施组资深合伙人,年轻合伙人,资深律师,中级律师,初级律师已经形成比较合理的梯队规模。要进一步培养更多的年轻律师。目前组内同事结合业务实践写研究文章或参加对外培训、研讨以及参与基础设施领域有关的立法活动,蔚然成风,对这个领域业务的深耕和扩展有积极意义。


我们在整个人才搭建有一个很好方向,有一个非常专业研究氛围浓厚的环境。所以新人进来后,对于他的不断的再学习、再研究都有非常好的氛围。基础设施组还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就是以老带新。我们有非常好的master(导师),资深合伙人们都身先士卒,干活抢在前面,时不时地大半夜还在改合同。


Q:钱伯斯对君合基础设施与项目融资领域的评价是“经常代表国际客户处理在中国境外项目。在处理公共私营合作制和建设经营转让项目上有无与伦比的经验”请问您如何理解“无与伦比”这句评价呢?


A: 我是这样理解的:君合基础设施团队从90年代就在这个领域,在进入这个领域时赶上好时候,一是项目质量,我们参与了很多中国当时的标杆项目; 二是根据参与项目深度及密集度,比业内其他律所具有明显优势;第三是团队建设基础牢固、团队稳定、持久,20多年发展到今天始终没有中断。这个团队专业精湛、深度参与立法,例如2003年到2004年,北京市城市基础设施特许经营办法和条例,2015到2017年核安全法,2016年到如今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政府社会资本合作条例,基本上都是全组参与。基础设施组团队内部有非常好的专业理论研究和立法研究氛围,专业备受业内肯定与赞誉!


(Q:其他律所没有这样深度参与立法的?)


A:是的,没有到这样深度参与立法的。这从一个方面也证明实力和专业性。财政部、发改委、全国人大、国务院法制办,为不同的立法项目这四个地方我们全去了。


(Q:我知道您是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双库专家。国家发改委有一批PPP专家库,里面含各个领域,财政部也发布里有一部分人是双库专家)


A: 对。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我和覃宇律师以及易芳律师都是。年轻合伙人程远律师是北京市财政局的PPP专家。


Q:请问君合基础设施团队在今后有怎样的发展策略,您对团队的前景有哪些期待?


A: 从目前看,国内的PPP项目热潮未减,跨境的一带一路项目日益增多,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这对君合基础设施团队都是难得的机遇。我们具备抓住机遇的愿望,也具备抓住机遇的条件。


特别是一带一路项目,对中国律师越来越倚重,可以扩大开发力度,扩大开发规模。这个过程中还是需要坚守质量第一的传统,不要盲目扩张,而是充分利用超过二十年积累的宝贵经验,有序扩充队伍,稳扎稳打地抓住这两方面机会,并着眼长远,如深水静流,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