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人生初相见

2019.03.23 张建伟

2019年,君合迎来自己的三十岁生日,君合深圳办公室也成立二十周年了,算起来我加入君合亦有十九个年头了。过去的三十年是中国法律服务市场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三十年,而君合作为始终屹立于潮头的领航者自然经历过他人未曾经历的风浪,也领略了他人未曾领略过的风景,其中的很多精彩故事已有很多大佬(我相信也会有更多的人)进行了记录,而我就写写我当初是怎么“”进君合的吧。


2000年的夏天,我还在一家公司法务部门实习。一天早上,总法律顾问召集大家开会,因为当时公司的控股股东正进行发行ADR的项目,需要中国律师就其境内子公司相关事项出具法律意见书。总法律顾问特别强调,公司聘请了中国最好的律师事务所,他们是按小时收费的,每小时要收上千元,所以大家要全力做好准备工作,尽量减少外部律师的工作量。然后就给了我们一份法律尽职调查清单,让大家按清单要求准备好各种文件。我接过一看,文件的函头有一个篆体的印章LOGO-君合律师事务所(也有比较有学问的同学会认作是“同同律师所”),当时心中嘀咕了一下,看这名字怎么像一家日本律师事务所呢。


几天后,传说中的大神律师事务所来人了,本以为这每小时敢收上千元律师费的律师肯定会是梳着电视剧中的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的律政精英,但到会议室后我才发现端座着一庄(胖)一谐(瘦)的比我大不了几岁的两个年轻斯文师哥。会上,我收到了人生最早的两张名片,它们分别来自葛雷和余昕刚。会议开得非常简单明了,两位律师非常高效地看了一下文件,询问了几个问题,交待了后续的工作后就旋风般地离开了。我记得当时我并没有机会和他们多交流,或许我当时可能在不断地看表,计算要花多少律师费吧,当然也可能是觉得我和这么高大上的律师之间的关系不过是擦肩而过而已,不久就会相忘于江湖。


两个月后,我决定回学校参加当年的公务员考试,便提交了结束工作的申请,但此后我还要在公司呆一周左右的时间完成工作交接。一天晚上,同办公室的一个哥们要我陪他一起去参加公司的培训课,我本来是不愿意去的,当时想反正都要离开了,也没什么必要去参加培训了。但经不起那哥们的磨叽,我只好在去上课的路上的报刊亭随手买了一份深圳特区报陪他去上课。


课应该讲得很精彩,因为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将一份32版的报纸翻了两遍主讲人还没有结束的意思。最后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看,我只好潜心研究报纸的中缝广告以资消磨。电光火石之间,我看到了那几乎快被我忘记的“君合律师事务所”七个字,虽然那是普通的五号字,但当时的感觉可能要比加粗的一号字还要醒目。不是说好的中国最牛逼的律师事务所吗,为何沦落到要在深圳特区报并且还是中缝做招聘广告呢,这不会又是个骗子吧。我旋即叫醒了沉浸在梦乡中听课的哥们进行讨论,最后我们的意见出奇的统一:要么这个广告是假的,要么这个律师事务所就是个骗子。最后,哥们突然提议,咱们学法律的还是要有勇于和坏人坏事斗争到底的正义感,反正这几天你也没正事儿,不如亲自去揭穿这个谜底。于是我们连忙赶回办公室照着招聘广告留下的邮箱地址发了一封邮件并附上了我的简历。


信发出几天内,没有任何回应(后来了解才知道,当时广告只登了一周,所里要等到广告结束后统一安排面试,因此中间才隔了几天),似乎证实了我们关于骗子的论断,我也买了回学校的火车票。在准备启程的前一天,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我第二天上午去君合深圳办公室面试。想到火车是晚上的,反正也不耽误事儿,我就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我坐车进城去面试,位置非常好找,深圳发展银行大厦,就是那座与荔枝公园著名的小平画像遥相呼应的粉红色阶梯状的大楼。据说当年站在深南大道上在选择办公地点时,在深绿色的地王大厦和粉红色的深发展大厦这两座当时深圳的地标之间,“刚直”的肖大律师毫不犹豫地指着深发展大厦:“就是她了”。


当时的深圳办公室在深发展的15层,面积约150平方米左右,三室一厅,几乎没有前台的位置。当天一起面试的有几个人,我和其中一个因为没有地方坐只好一起在外面的走廊里聊天气,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徐晓路,我们做了四年的同事。


我走进会议室面试的时候,会议桌一侧坐着一位打扮精致的女律师,而桌子一端临窗坐着一位头发花白面目慈祥的中年微胖男律师,当时我感觉这才是收费超过千元的大神律师应有的形象嘛。简单介绍后才知道一位是大名鼎鼎的君合创始合伙人肖微律师,另一位是深圳办公室主任姚文平律师。


因年代久远具体面试的内容记忆模糊了,好像是民法和合同法的一些内容,似乎也涉及了国际经济法,恍惚记得当时年少轻狂,自以为是地高谈阔论了很久的样子。最后肖大律师问过我写东西怎么样,要我回去后用邮件发些东西给他看看。回去做了个尽调,才发现肖大律师是北大首届经济法学士,社科院国际经济法硕士,中国首届十佳律师,这才意识到他需要多么好的涵养才能容忍还未走出校门几乎白纸一张的菜鸟不知所以的东拉西扯而未加以打断。


面试结束后,我给哥们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感觉这事儿应该不会是骗局,但我感觉自己的表现却像个傻子,所以这事儿就算结束了,我按原计划坐上了回学校的火车。


一周后,我正在学校准备参加一个招聘会,接到了曹主任的电话,通知我去北京办公室试用。我挂断电话后便确信肖微没有打开过我发给他的邮件,因为,当时我放错了附件,那个附件是海阔天空的歌词。


试用期开始时,事务所便给我指定了指导老师,恰好是当初见过的葛雷律师。由于试用期间在12月到新年期间,当时君合的主要业务是涉外业务,在此期间不论是客户还是所里的很多大Par们都处于休假模式,业务工作量不是太饱和,颇为有些不安。不过现在想起来,当时那段时光应该是我在君合最为轻松的日子,刚进入律师行业,周围全是专业而有趣的聪明人,做得也都是新鲜而有趣的项目,甚至是第一次打咨询电话时的忐忑至今回忆起来仍能感觉到当时的心跳。


2001年春节前我结束了在北京办公室的试用,春节后就到深圳办公室上班了。如今,十九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事后想来,人生道路千万条,所谓幸运就是一些看似偶然的相遇成为时空注定的终生相守,而有些随机的选择则是缘分借着造化的名义兑现。感恩君合,感谢十九年前的那次相见。

君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我们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