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说起来又是泪

2019.02.22 袁嘉妮

语言绝对是律师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种技能之一。


比如,大家对于在深圳或者广州工作的律师,总有一种迷思——该律师肯定会说粤语,就算不会说,听也是不成问题的。


其实真不是,作为外地人,即使在广东工作多年,在深圳这样的地方,也很有可能是听不懂粤语的。


某合伙人曾经到深圳所,随意指了一名初年级律师,意气风发地说“下午跟我去开个会”。


到得会场,广东老板和香港中介一片粤语混战,咱们君合的合伙人和律师就这样在会场上静静地坐着。一小时后,合伙人悄悄地问深圳所律师“会开了这么久,你怎么不记啊?”


深圳所律师也悄悄地回答“我听不懂啊!”


两个人的视线,都深深地凝望在对方脸上。


--------------------------------------------------


再比如,某次,某合伙人要去香港中银大厦开会,他打了个车,心想这时间安排,万无一失。


话说路上,司机大佬一直绕来绕去,合伙人心想,没事,可能是为了躲避塞车。


直到司机大佬绕足一小时,好不容易停车,合伙人抬头一看——“靠,中远大厦!”


合伙人试图用标准的普通话和蹩脚的粤语与司机争执,未果,忍不住飚出一句英文——“我要去中银大厦,Bank of China,啊啊啊!”司机秒懂。


所以大家知道,为什么面试的时候要面英文了吧。


--------------------------------------------------


当然,英语毕竟不是我们的母语,有时候交流起来,还是会出问题。


有天在会议室,空调很大,我正一边冷得瑟瑟发抖一边努力用快要冻僵掉的大脑陪以色列大叔各种聊天,突然以色列大叔用低沉地声音问“There are lot of special fun in Shanghai, is there any special fun in Shenzhen?”


我当时一个激灵,心想为什么突然问了这么劲爆的一个问题?难怪以色列大叔要用这么低沉的语音,好有深意,这个,然后,那啥,我说“Shenzhen is a great place, you can find everything here。”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奇妙神情。


两秒钟过后,我突然意识到,大叔问的可能是“Special Fund”。


--------------------------------------------------


律师是一个要不断和人、不断和电话打交道的工作。


要命的是,你经常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什么人。


刚工作的时候,参加一个电话会,电话会大家都知道的,说话的时候烦,不说话的时候往往昏昏欲睡。


那个下午,我跟某高年级律师就在参加这样一个电话会,高年级律师在说话,我在昏昏欲睡。


瞌睡的间歇清醒期,我听到高年级律师正在和电话那头的人争论着什么,大意是,对方要求我们在法律意见书里写点什么,高年级律师争论这不属于我们公司律师的工作范围。


我就突有神助般对着电话喊了一句“你是律师吗?”


对方一愣,说“不是!”


我续问“既然你不是律师,你凭什么教律师怎么写法律意见书?”


整个电话会议都安静了。


会议结束后,高年级律师扶额道“那个人是德银的MD!”


我问“所以,那一瞬间我是不是很帅?”


唉,那谁,你怎么暴走了?


--------------------------------------------------


那时候毕竟是初年级律师嘛,无知者无畏,有时候在家跟客户打电话,开口闭口都是几十亿的事儿。


弄得父母时常感叹:“你们也挺不容易的,自己穷的叮当响,还得给人家操着几十亿的心。”


但即使整天操持着几十亿的事儿,律师也是发不了财的,就这个问题,我简单解释道: 商人看到一件事情会说“啊,这有个机会”,而律师看到同样一件事情会说“啊,这有个风险!”


某妹子面试,合伙人问“你为什么想当律师?”妹子诚恳地说“我喜欢那种被人需求的感觉。”啊,妹子你还真是年轻。


--------------------------------------------------


同样是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热点什么的更是听都没听说过,手上拿个黑莓,就觉得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某日深夜,客户临时要求一定要改一稿文件并发出去,在家的我却怎么也没法打开邮箱。无奈之下求助远在山区的项目上的另一律师。该律师当时也没法上网,他只能耐心地教我如何用黑莓把附件下载下来,传到电脑上修改再传回黑莓发送。折腾一番后邮件终于发出,该律师语重心长地说“懂点电脑技术多重要!”


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他,后来我突然发现,之前只是因为我家路由器没有打开……


--------------------------------------------------


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年,律师的工作,是越来越庞杂,越来越不好做,我们不得不和券商、会计师一样,去做一些经销商走访工作。


去之前,我对小律师说“要填表格,要对方签字,最重要还要拍照哈!”


小律师早晨精神抖擞地出发了,晚上就在朋友圈诉苦——“这一次出差,下了火车坐汽车,下了汽车还要坐小面包车,下了小面包车还坐了一段人力三轮车,现在住在当地最好的八天旅馆里,厕所是坏的,淋浴没有热水,网络什么的更是别想,555。”


三天后,小律师仿佛霜打的茄子,蔫蔫地回来了,交给我一个U盘,“袁律师,东西都在里头了,这次出差真是累死了。”


我一边安慰着小律师,一边将U盘的东西拷出来,突然一愣——“XX,你拍了这么多照片,角角落落你都拍了,你为什么没有把自己拍进去?你这些照片,怎么知道不是客户直接传给你的呢?怎么能证明你确实去了现场走访呢?”


小律师脸都绿了,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袁律师,我还得再去一次吗?”


--------------------------------------------------


从律师到合伙人,会有一个心态上的巨大转变。


当律师的时候,每每所里拿了奖,都会心情雀跃,与有荣焉。


但当本所又一次在ALB大赏上斩获一堆奖项的时候,本所某合伙人幽幽地评论:房租辣么贵,所里每年得那么多奖,也得花不少钱租房子摆放呢……


--------------------------------------------------


合伙人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整天报价。


某天,在发出第五个预感将会有去无回的报价函以后,突然很想为这些不再搭理我的客户拉一个微信群。


群名,就叫“有缘无分”吧。

君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我们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