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合租公寓——术业有专攻

2018.12.08 匡燕彬

 看  房  


向欣是个地道北京姑娘,本来就是名校法学院毕业,又在美国念了LLM,回来很快就在北京的一家老字号律师事务所谋了职。可随着年龄增长,跟爸妈住一块儿越来越别扭,老寻摸着外面租房,一直也没找着合适的。后经拐着弯儿的朋友介绍,去看了一处地坛附近的老旧小区,居然一眼就相中了。楼虽然老点儿,房子可是正规两室一厅,一直以来都是俩人合租,却是罕见的干净整洁。


向欣约去看房的时候,一白净的小伙儿有礼有节地接待了她:“你好!我叫吴芃,是美院的研究生,在这儿住好几年了,跟房东算是亲戚。原来合租的是我朋友,现在和女友合住去了,我就托朋友招募个新室友。你怎么称呼?做哪行?”


“向欣,向心力的向,欣欣向荣的欣,我是律师。”


“哟,原来是金领行业。”


“呵呵过奖啦。这房子这么有品位,是不是你帮着给设计的?”


“这个哈,房东说我是学艺术的,非让我帮帮忙,我也是瞎搞一搞。”


“中央美院?花家地那边的?”


“嗯。”吴芃笑着点了点头。


“啊呀,肃然起敬、肃然起敬!”向欣说着,脸上也确同时挂出了肃然起敬的表情。愣了一下说道:“诶,我能看看卧室房间吗?”


“没问题,请进,随便看。”


向欣进屋大概扫了几眼,次卧也就12平米左右,一张1.2米的单人床,一个小写字台,一个壁橱式衣柜,虽然简单,可是整洁而不流俗。向欣觉得非常满意,赶紧想把这个坑占上,遂向吴芃道:“您看租给我没问题吧?”


“嗯,别的问题没有,就是……您也看到了,这屋里卫生条件还可以吧?我对室友就一个要求,干净整洁,您觉得可以接受吗?”


“太能接受了!我也最怕脏乱差了。”向欣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忘了自己一向对人严、对己宽的毛病,忍受不了的只是别人的脏乱差,自己犯懒不爱打扫卫生,从来都不是事儿。


“行,这样就好。”小伙儿继续说:“不过还是事先交代一下比较好,因为厨房和卫生间是共用的,咱们需要排个班。延用以前的老办法,卫生间一周清洁打扫一次,两人轮流;倒厕纸是我负责1、3、5,你负责2、4、6,周日是清洁日,轮上谁算谁。可以吧?”


“没问题。”


“厨房呢,一般是谁用完谁就即时清洁干净,留给别人方便。我倒是经常会用厨房,周围没什么可吃的,我一般愿意自己简单做点儿,总之两个人尽量错开时间就可以了。”


“这个也没问题,你尽量用,我很少自己做。”向欣陪着笑,心说:“你可真不知道外卖小哥才是我亲哥呢!”


  入  住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向欣也没含糊,三下五除二,趁着周末就搬进来了。前期磨合着相处,大家都夹着尾巴,一个月下来还算相安无事。


工作原因,向欣一般拉晚儿比较多,由于周末经常回家看看父母,平时一忙起来又顾不上收拾,天长日久,合租公寓的卫生保洁主要靠美院生完成,二人不免生出些嫌隙。


一个周五早上,向欣眼瞅着美院生撇了她一眼,哀怨地出了门。她忽然间被那个哀怨的眼神打动了,深悔自己做的有点儿过分,于是痛下决心,将功补过……


  变  化  


当天晚上,小伙儿一进家门,直被眼前一尘不染、物归其位的新面貌给惊到了。再看小餐桌上还添了一束鲜花,旁边坐着看电脑的向欣一脸不自持的得意。


“耶!这是你收拾的?真小看你了!”


“我还真不太有这本事”,向欣不紧不慢地说,“可是我坚信术业有专攻,为了表彰你这几周任劳任怨,我专门请了我们所里最专业的保洁阿姨抽空过来给咱收拾了一下,500元一小时的专业料理,是不是就是不一样?”


美院生显然又被惊到了一下子:“500元一小时?”


“对啊,500元。”


“小时工市场价不是才30-35一小时吗?”


“要说小时工你肯定不如我懂,30-35的完成咱们这间房的打扫,至少仨多小时,再要摊上一个磨洋工的没准儿5个小时也干不完。关键是,他们的工作只限于打扫,可不包括归整,东西还得你自己收。但是专业的不一样吧?现在这些东西的码放位置,你是不是看着都特舒服?所有完成这些,人家就用了一个小时,你佩服不?”


让向欣这么一点拨,小伙儿也深以为然。


向欣趁势道:“总之,我觉得这500块花得值,也算是对这几周我不够负责的道歉,所以你应该相信我,我是骨子里的爱整洁,而且我迷信的是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


  合租协议  



小伙儿环视四周,愣了一会儿,忽然抬眼道:“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常态,说到术业有专攻,你不是搞法律专业的吗,咱们干脆趁热打铁,你帮忙拟定个合租协议吧,在一个房檐儿底下,是不是把咱俩各自的权利义务在协议里说一说,今后也便于大家遵守?”


“嘿!你们南方人果然想得细,要搁我们,肯定觉得你这是不信任我!……当然了,作为一个法律人,我倒是也能勉强接受你的提议,虽然显着生分些,可是说清楚了也好,大家有个交代。”


“好的,就‘甲方乙方’那种,你看明天能写出来吗?”


“那你是想要一个三言两语的小学生守则那样的协议,还是一个正规的、特严肃那种协议?”


“当然是严肃的好。”


“那你给我付费吗?起草协议可是地道的收费法律服务项目。”


“你怎么收费啊?”


“嗯,按我现在的费率,是每小时人民币2700。不过这个协议的起草,我可能不会自己写,我会找个更专业的律师写,如果找个不太贵的,大概每小时2400吧,连写带修改,少说得5-6个小时吧,就按5个小时,再给你打个九折,取整收一万块吧。”


“那么贵!这你不能自己写吗?”


“你不是要特严肃那种协议吗?严肃就得体现出专业性。你知道的哈,我是一诉讼律师,诉讼律师擅长的是起草诉讼中的法律文件,什么起诉状啊、答辩状啊、代理词啊等等,可要说起草协议呢,总是差那么点儿意思。简单说,诉讼律师起草文件的风格,一般都是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话要说到点儿上,不绕弯子。”


向欣像是卖关子似的喝两口茶,接着一本正经地说:“可是一份看着像样儿的协议,那就不能太直白,得显得郑重,得透出这是协议双方谨言慎行、充分博弈的结果。所以不宜简直说:‘甲方同意把这个橘子给乙方’,那太不严谨,至少要表述成:‘甲方在保证自己对位于×××处的一个××品种××标号的橘子,包括但不限于其皮儿、瓤儿、籽儿等所有物理存在视为一个整体,具有合法、完整处分权的情况下,同意将上述橘子在下述交割条件均充分满足时转让给乙方’。所以说,这活儿最好交给非诉律师,比如精通公司业务或是并购业务的律师来起草,比照合伙协议或者合作协议什么的,把咱俩的权利义务好好表述一下。”


“这听着还挺复杂哈,那为啥是比照合作协议,而不是比照租赁协议呢?”


“你看咱俩这关系吧,不是房东跟租客的关系,咱俩都是房客,房客之间是阶级内部矛盾,就好比合伙人或者有合作关系的人之间的矛盾关系,时而好、时而恼,好的时候要先定好协议,把恼的时候责任怎么分担都得事先约定好了,万一以后分崩离析了,咱俩也好秋后算账。”


向欣刚一说完就觉得这话说的有点太突兀,所以赶紧往回找补:“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房东出点儿什么幺蛾子,没事就想涨租金、哄人什么的,那咱俩就是一致对外的联合体。虽然房东是你亲戚啊,我就是打个比方。比如说咱俩要一起跟房东签个租赁合同,或者哪天咱有了钱,想合伙把这房买下来,那我就请我们所房地产组的律师给好好把把关。更进一步说,要是哪天咱买下房,再把这房抵押出去搞点儿融资,那就再让我们金融组的律师给看看。”


“好、好!……不过,听了这么多,好像都没你什么事儿啊?是不是我要接受一下来自于你的法律服务还是蛮难的?”


“嗯,确实是,一般跟你沾边儿的事找到我也是不大容易,比如你想把你画的画拍成动画片,或者找个经纪人推销一下什么的,好像还可以找我们娱乐传媒组的专业律师哈。但是你也别担心,等你哪天跟人起了纠纷了,我不就能帮忙了嘛,哈哈哈。”


“那要这么说,我非得打起官司来,才能请出你来啊?比如说,我的画哪天发现被人盗版了?”


“对对对,那没问题!诶,不过嘛……要细说起来,如果你这是涉及著作权侵权的,应该有更专业的知识产权组专业律师来负责打理或者合作。”


“也就是说,也不是什么官司都归你打?”


“大体上讲当然什么诉讼我都可以做喽,但是为了精益求精嘛,诉讼里面还有进一步的分工,比如刚才说的知产类的,再比如你今后在哪儿上班被单位给开了,要告单位,那就属于劳动争议,我们有专门做劳动争议的律师。”


“噢,这就是你所谓的‘术业有专攻’,对吧?”


“对,简而言之,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我们就干自己最在行、最拿手的那一小撮儿业务,就如同你吃个包子,馅儿又不大,得精准下嘴才能吃到馅儿,否则咬一口没有,再咬一口又没了。”


“好吧,我今天算是涨了不少见识。那回到咱俩的合租协议,如果需要律师费的话,这钱是不是得咱俩一起出啊?”


“这个嘛,严格说是你要起草的协议,相当于是你委托的律师,我不过是你的对家儿而已,应该是谁委托谁花钱。不过呢,考虑到要跟你搞好关系,我同意承担一小部分,最多1/4啊,关于起草协议费用的分担问题也可以写在咱们的合租协议里哟。”


“啧啧,听了一圈,我怎么只得出一个结论啊,就是你的专业似乎帮不上我什么忙?”小伙儿故意说的有点儿沮丧,……之后突然又灵机一闪似的说道:“诶,要是咱俩这合租协议出了纠纷,你总可以做我的代理律师了吧?”


向欣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你没搞错哇?你和我闹纠纷,我代理你?我傻实心儿了还是咋了?……再说了,这也严重违反我们执业道德,明显的有利-益-冲-突不是,真心做不了!”


“行,那好吧,”美院生已然有点儿发懵了,“我现在只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你能保证每两周做一次专业保洁吗?”


向欣正盘算着怎么回答好,小伙儿却已经转身回卧室了,留下一句:“我其实还是更想静静”……

君合是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同时还与亚欧主要国家最优秀的一些律师事务所建立Best Friends协作伙伴关系。通过这些协作组织和伙伴,我们的优质服务得以延伸至几乎世界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