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芳华已碎,微笑依然

2018.02.03 十月

I. 遇到什么事,靠运气;长成什么样,靠勇气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无仁无不仁,是自然的法则。


太过美好干净的东西,注定要被毁灭。

“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


刘峰这样的人,在那时,确实存在。他成了一个榜样,一个符号,一个样板,成了习惯性的奉献,被期待的理所当然的自我牺牲。


刘峰是突兀的。他的情与性,是被压抑的。当它迸发出来,是不被接受的。


刘峰,你是谁?


傻子? 被骗了。真心相信那个时代宣传的价值观。一辈子坐在黑屋子里,只听到一种声音。信,并且行。然后,理想破灭,默默的接受。


伪善者,演员,心机婊?大智若愚、城府极深?当标兵,是改变命运的手段?

郝淑文、陈灿这样的‘干部子弟’是不需要做雷锋的。雷锋从来苦大仇深,一无所有、四亲无靠,白手起家。(话说雷锋是情商极高的,若不是牺牲了,天知道他后来长成啥样。)


可他拒绝了上大学提干的机会,只有傻子才会这样选。


至善至美的圣人?比如耶稣,早已预知命运遭遇的无常。“耶稣爱世人,是一场单恋”;“世人爱他,但世人不配”(木心)。世人在杀死了他之后,才爱他。世人如此,毁了才知珍惜。


而刘峰不过是大时代的小人物。螺丝钉,少一个,大厦也塌不了。


如果说,刘峰前半生是主旋律的和唱;在他遭遇挫折之后的善良,体现了人性中最动人的一面。是对善良的选择。


所谓芳华,原来是人性。


只是彼时年轻,爱与恨更强烈,痛也更痛些。后来的中年,方能混沌无味,圆融平衡,难得糊涂。


人性的善与恶,是那个时代的特有体验,也是共性的,普遍适用的。


人心里本来既有善也有恶。


人也都善于为自己辩解,为自己伤害别人的行为找到合理的理由,并且自己相信了有多么的正当。


当恶抬头时,集体失声(甚至是,在《朗读者》里的集体作恶)。观察者穗子,也是冷漠而圆滑的,在嘲笑时“笑得最欢”。


善良有时是一种勇气。


“如果你很善良,人们可能会指责你别有用心。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善良。”(德兰修女)


当我们面对恶,面对伤害,会怎么样?


委屈,如晓萍;接受,如后来的晓萍;成长?


遇到什么事,靠运气,长成什么样, 靠勇气。


读《我在秘密生长》,私生女艾玛,从小跟一位疑似是她妈妈的女士生活在哥伦比亚,后来被遗弃,被送进了修道院。多年后给密友的书信,回忆里没有怨恨压抑。不谙世事的轻松和天生的敏感强记,成就了她。十九岁逃出修道院时还不识字,后终成知名画家。“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艾玛后来定居巴黎,帮助了很多拉美艺术家,被称为拉美艺术界的“教母“。


沙漠中的玫瑰,浴火重生的凤凰,最动人。


II. 芳华中的那些热泪盈眶


热泪盈眶是因为弱者被戕害的同情。芳华,并没有给我更多的感动。


III. 西红柿的暧昧


陈灿对穗子的好感,心知肚明,从不表态,从不拒绝。

一个西红柿,就让穗子美的不行了。

傻姑娘啊,傻姑娘,可爱的怎么也改不了傻的姑娘。


IV. 革命大腿舞


开场是沂蒙颂,S曲线毕露的小背心小短裤。打着革命旗号的大腿舞,强烈的对比,好激动。

明知那时不会有这样的剪裁;不过谁要看真正的老土呢。


V. 腹黑政委


政委才是现实好吗。


文工团,从来都是首长的后花园。陪跳舞,是政治任务;被选妃,是革命需要。


看政委的手腕。


刘峰放弃提干的机会,政委劝劝则止,心里一定说他政治上不成熟,不堪收为所用。后来出事,并未保他。晓萍装病,把晓萍推高,用完了再收拾。振振有词的请大家不要相信文工团要解散的谣言,然后就解散了。

好眼熟,好耳熟。


真实的成人世界。


VI. 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


相信生来平等,那是天真。宣扬生来平等,那是需要。


“江山都是我们打下的”,当然有优越感。文工团解散了,下海挣钱,也是郝淑文、陈灿们的。

干部子弟通婚,门当户对。

刘峰、晓萍的出身是垫底的。所以脏活累活活该刘峰干。所以晓萍只有被笑话的份。跳出出身的阶级,是范纲常的,必有代价。


古今中外的芳华里,总有那么一小撮领导潮流的小团体。这里是郝淑文、穗子、丁丁;美国青春剧里,是团结在啦啦队长周围的三五个美少女。芳华是她们的肆意芳华;是晓萍们的挫折芳华。


后 记:


午夜散场回来,跟闺蜜玩笑,电影演到这里,该问要不要进来喝一杯,然后顺势留下来的。然而留下她并没有什么用。各自回家洗洗睡吧。


邻居的垃圾桶都摆了出来,明天到日子了。进门之前,先拉垃圾桶。

一抬头,南十字星好亮。活成这样,当觉庆幸。不用嫁华侨,毕竟!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注定是个好天气。


他们的芳华,我们的芳华,都过去了。

这世界如此无情、如此温柔、如此功利、如此淡泊、如此复杂、如此简单。

我依然喜爱和享受它。

芳华已碎,微笑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