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人生五态

2017.10.28 杨立新

咬牙、放屁、吧嗒嘴,是说有些人的不雅状态,再加上打呼和抖腿,就是人生五态,就是人生五大不雅之态。请听我细说过来。


一、咬牙


咬牙,通常是说晚上睡觉时咬牙,“咔呲!咔呲!”挺吓人的。


因为是睡觉是私人必须之事,因此,对睡觉咬牙的体会,多数是说家里人的感受。一家人,都能容忍,习惯了也就好了,没有事。真的要是哪一天晚上不咬牙了,一是不习惯,二是可能出问题了。


不过,既然人总是要工作,要工作就要出差,就要与同事在一起住,特别是在过去,出差都是住双人间,甚至是三人间、四人间,人多了住在一起,晚上睡觉就咬牙,而且特别响亮,难免影响别人的休息。


原来我的那个单位,有一个人叫“老虎”,是1956年东北人大毕业的法律专业本科生。以前我听说他晚上睡觉咬牙挺厉害,我没有体会,也没有感觉到别人晚上咬牙会对自己有什么严重影响。但是,有一次,我们几个人一起出差,那时我还年轻,晚上睡觉比较死,不太容易受到影响,在安排晚上住宿房间的时候,别人都不愿意跟老虎住,就安排我跟他住一个房间里。睡着之后不久,突然就被“嘎嘣!嘎嘣!”的声音震醒。我懵懵懂懂之间,以为天棚上的房梁断裂了,刚要喊,却发现声音来自对面的床上。原来是老虎在咬牙!


那声音,干脆、利落,几乎声震寰宇,使我很难相信这是从人嘴中发出来的声音。我怕出问题,例如将钢牙咬断等,就轻轻地碰了他一下。他的嘴里“吭!吭!”几声,翻了一个身,没有动静了。我认真听了一阵,呼吸还有,但不咬牙了,没有太大的声音,我才睡了。


不过,也就是过了一会儿,我又被震醒了。看看他,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他是平躺,就会咬牙。微弱的灯光下,他平躺着,半睁着圆眼,咔嚓、咔嚓地用力咬着,似乎很辛苦,也很累。一宿下来,我几乎没有睡上三个小时。我这才真的领教了睡觉咬牙的厉害。


二、放屁


人生在世,吃五谷杂粮,不可能不放屁。


在一般情况下,人还是不会在公众场合大声放屁的,因为这不雅,表示一个人没有修养,因此,有了屁就得憋着。不过也有憋不住的时候,因此偷偷放他一个,不臭还好,一旦很臭,就会惹起是非,会被质疑。就像在学校过学生生活时,有人用电炉子偷偷做饭,一旦烧断电线的保险丝,就先出去在走廊里骂街:“谁他妈又点电炉子!”然后再骂骂唧唧地回去修电闸的保险丝,修好后再继续做菜。这就是贼喊捉贼法。“谁他妈放屁了!”喊了这一声,借以解脱自己尴尬,表示不雅行为与自己无关,洗脱对自己的嫌疑,栽赃他人。


睡觉放屁,不会有大的影响。例如我的这位同事(就是老虎),晚上睡觉也是要放屁的,但是不至于惊天动地,与其咬牙和吧嗒嘴的功夫差远了,小菜一碟。


故意放屁的人也有,这种人通常都是比较有资格的,因为你不能把他怎么样,他也就尽情而为。我们老家的公安局长,是一个老革命,有老资格,据说他经常公开放屁,尤其是在开会中,甚至是在作报告中,都会肆无忌惮地放,没有丝毫顾忌。即使有的时候声音比较婉转,或者有的时候十分响亮,类似引吭高歌,引起众人的怒目或者哈哈大笑,他也不在意,仍然开他的会,作他的报告,不受一丝丝的影响。不过,这位领导虽然如此不羁,但是对部下极为可亲、极为关爱,把部下的事作为自己的事来办,大家都非常尊敬他,因此,对其放屁的不羁也都不以为然,照样爱着自己的领导,领导也就照样自得其乐地放着自己的屁,优哉游哉,不亦乐乎!


三、打呼


说到打呼,比较常见,但是打呼能够打到极致,那还是需要一定水平的。


当兵的时候,听说我们的团长打呼的本事最大。据说,他在军里开会的时候,不仅其他团长不愿意跟他住在一个房间,甚至都不愿意跟他住隔壁房间,因为隔着墙壁,团长的呼噜声也能够穿透墙壁,杀伤力极强,震得隔壁人无法入睡。开始时,有一个与其同居的团长实在受不了他的呼噜,把他撵到走廊里去睡,结果住在一个楼道里的人都不干了,因为其呼声太高,贯穿整个楼道,使各位都受了“贯通伤”,不得已将其赶回自己的房间,另一位团长自己找地方去睡了。当兵的时候,人家是团长,我是兵,没办法和团长有这样的接触,无从了解其打呼的真实水平。不过,我当兵的时候,坐过团长的吉普车,给团长写过讲话稿,别说,这就挺牛的了。一个士兵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似乎也挺厉害。真的。


说说我真正经历过的几位打呼厉害的达人。


一个是我当兵的时候,在军的农场生产。当时我们连部理发员的父亲来探亲,住在我们的宿舍。那时候,我们连部的勤杂兵都住在一个大房间,上下铺,生活其乐融融。理发员的父亲来了之后,和我们住在一起,白天在一起吃喝,到了晚上,我们还都没有睡呢,理发员的父亲就先去上铺睡着了,转眼之间,呼噜声起,上下铺随之震动。我们开始还以为是地震了呢!但是不是,声音是从上铺发出来的。当我们都盯着理发员的时候,理发员就不好意思了,说:“我爸爸就是这样的,一直如此,再加上旅途劳累,今天的呼噜打得有点超水平。大家不要介意啊。”我们都说,不介意,不介意。可是我们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啊!接着就在震耳欲聋的呼声中,讲故事,开玩笑,总算折腾到了半夜,实在熬不住了,才最后睡着。第二天,我就找了另一个小屋子,晚上坚决不在这里住了,才逃过了以后几天睡觉时的“劫难”。


再说我在老家法院工作时遇到的呼噜牛人。我们地委委员、行署的宋专员,是地委政法工作领导小组的副组长,负责政法工作。他有一个习惯,每年的八九月份,会带上公检法几长和几个工作人员,在全地区的十个市县巡视,进行调查研究。我有幸跟随领导出去巡视过几次。第一次跟着专员出差的,还有一位信访办主任,姓张,据说是大大的呼噜达人,水平异常了得。一次出差要十几天,开头去的几个县,招待所都有单间,领导住单间,我们随从人员两人一间,没有搭上与张主任合住的时候。到了抚松县,在长白山区,条件比较差,招待所是那种火炕,每间房间一个炕,睡四个人,并排躺着,这就有难度了。第一天,就分配我跟张主任和另外一个局长,共三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那两位是领导,一人一头,我住在中间。炕很热,一时没有睡着,结果张主任就先睡着了,呼噜声似排山倒海,呼啸而来。我正在诧异,另一边的局长的呼噜声也娓娓道来,循序渐进,并且越来越响。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几乎被呼声抬了起来,震得忽上忽下。忽而,张主任的呼声断了,一声不吭,我以为有问题,憋住了,刚想要去看看究竟是不是窒息了,是不是需要抢救,却忽然爆发出来重重的一声怒吼!这声巨鼾,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再看左右两个人,雷霆万钧与和风细雨,轰轰烈烈与缠缠绵绵,真的摧毁了我那脆弱的神经。再加上那几天落枕,脖子不敢动,翻身都困难,因而就遭了大罪了。第二天坐上汽车,我昏昏沉沉的,几位领导还取笑我。我哪敢声张昨晚的困境,哼哼哈哈就过去了。但是那天的遭遇,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仍然还是历历在目。哦,不对,应当是历历在“耳”。


四、抖腿


说说抖腿吧。


抖腿是一个坏习惯,但是经常抖腿的人,基本上自己都不以为然,不是主观上的不以为然,而是客观上的不以为然,因为抖腿都是下意识的动作,并非有意。


我年轻一点的时候,也抖过腿,但是后来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习惯不好,就改正了。我现在不抖腿,即使是在家里随意的时候,也不会不由自主地抖腿。


先说一个同事的抖腿。有一年春节期间,我们一帮朋友在一起吃饭,吃完饭,我建议去看电影。多数人不愿意去,这位同事一起去了。电影票的座位是同一排的,大家坐在一起,开始看电影。突然,这排椅子就抖动起来了,我开始还不以为然,以为这是电影院的4D特效,刚想要说这个电影院还挺高级的,但是,就在这同时,我却发现了是同事在抖腿,随着腿的抖动,这一排座位就“4D”式地、有规律地抖动起来。


当然,谁抖腿也不会永远抖下去,会有间歇,因为老抖,自己也受不了,因为也累呀!不过,过了一会,就又接着抖了起来。我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提醒他一下呢,还是就这样下去呢?怎么做都不妥当。提醒他,害怕伤了自尊,不提醒,一排观众都受影响。最后,我还是忍着,一直到电影结束,终于不抖了。


更夸张的是下面这次。


有一天开一个学术会议,忘了是讨论什么问题。会议的沙发是在房间里一圈四边形地排开的,不是圆桌会议。会议刚刚进行不久,我突然发现有一个角上的老师开始抖腿了;再一看,另一个角上的老师也在抖腿了;再环顾四周,我惊讶地发现,四周的四个角上,竟然有四个老师在同时抖腿。妈呀!一个人在发言,四个角落的四个老师都在均匀地抖腿,速度适中,频率相同,震动幅度大体一致。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抖腿就抖腿吧,怎么竟然能够达到这样高度协调一致的程度呢?是经过训练吗?是有人在喊口令吗?如果这不是在一个不动产性质建筑物的会议室里,而是在一座桥梁上,有这样的剧烈抖动,如果是发生共振,就存在发生严重后果的可能啊!

我赶紧闭上眼睛,不敢再看这一幕。


其实,别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就怪我看多了。不过,在公共场合,最好还是不要抖腿。


五、吧嗒嘴


吧嗒嘴有两种。


一种吧嗒嘴,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吧嗒嘴,似在咀嚼,似在品尝,总之是有滋有味的那种,让然羡慕,在睡梦中还在吃喝品尝,体验幸福生活多么美好。


前面说到的咬牙的那位“老虎”同事,就是睡觉吧嗒嘴的,声音怪响的,跟咬牙的“咔嚓”声相互交错,巡回上演,足以让同屋欲睡者们的神经崩溃。


另一种吧嗒嘴,是醒着,吃饭的时候进行的。“吧嗒!吧嗒!”自己品尝美味,有滋有味,有声有色,但是足以影响同餐他人的情绪。


尽管吃饭吧嗒嘴不算恶习,毕竟不好,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毛病,吃起饭来,不停的“吧嗒”,似乎在品尝、鉴赏饭菜的品质。不过,这种人就是吃再难吃的饭菜,也是要吧嗒嘴的,是生活习惯,而不是故意所为。


前几天在火车上,高铁,商务座,一截小车厢只有五个座位,三个人坐,够清静的了。但是隔壁“邻居”上车就大声打电话,声音豪迈,铿锵有力,震耳欲聋,不断地在电话里发指示。我看了他一眼,他没有看到我,自顾自地说个不停。十几分钟终于过去了,也终于打完了,刚想舒一口气,可是没过几分钟,又来了电话,又大声地布置任务。


我以为,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样大声地打电话,无非就是要证明自己是领导。可是,你坐上了商务座,就已经证明了自己是领导了,还用这样煞费苦心地去证明吗?

更让人忍受不了的是下面的事情。


十一点四十分,服务员送来午餐。“邻居”开始“刺啦、刺啦”地撕去餐盒上的覆盖膜,紧接着,就传来了铿锵有力的吧嗒嘴的声音。其响亮程度,不亚于轰隆隆擦身而过的对面高铁列车。我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包含着惊诧、疑问,甚至还有一点谴责。用得着用这样的声音表达品尝美味吗?其实,高铁上的餐食,要多难吃有多难吃,我真的诧异,那么好的食材,他们怎么能做出这么难吃的食物!但是,隔壁“邻居”在吧嗒嘴之余,还了我一眼,表达对我的愤怒或者是敌视,低头继续品尝着难吃的“美味”。


咳!没有办法了,只能忍着,不敢再转过脸来,任凭他“吧嗒”去吧。


终于,吧嗒嘴把饭吃完了,一堆残渣剩饭送给了列车员,打着饱嗝回来了。我以为天下太平了,准备放心地吃我的那份难吃的饭,谁曾想,吧嗒嘴又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苹果,很大,又一口一口地“吧嗒”起来。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在这样的邻居身边坚持下去。


终于,苹果也吃完了。然后,邻居很快地就放倒座位,睡了起来。我又担心他在睡梦中再吧嗒嘴,就一直用耳朵细细地静听着,呼吸很匀称,没有睡梦中的吧嗒嘴。我终于放心了,不一会也睡着了。睡梦中,他竟然又买了一盒饭……


六、小结


人生五态,样样都有存在。其中有的是过失,有的是故意,有的纯属意外,因为自己无法控制,例如在睡梦中的形态,就是没有主观意识支配的行为,怪不得行为人本人,只能认为造化弄人,不能谴责行为人行为不端。故意放屁,得有老革命的资格,没有这样的老资格,一是不敢,二是敢了也要受到谴责,不如收敛着点,尽量不放,或者偷偷地放,或者偷偷地放了再嫁祸于人。用民法的话说,过失就是不注意的心理状态,如果对于自己的不雅行为稍微加以注意,发现不好,就予以改正,就会改变人家对你的印象,对人、对己,都是有利的。


其实,说来说去,我也是在指责别人,也许自己也有很多不雅的行为习惯,只是自己不自觉罢了。不过,我愿意听从建言,各位尽管可以严肃地指出我存在的不良习惯,我愿意改正。最怕的就是一直以为自己正确,其他人都需要教导,而在实际上,自己却存在很多不雅的人生五态中的某一态或者某几态,却浑然不觉。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来源丨民法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