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杰姆

2017.10.14 李骐

那年我认识杰姆已经有好久了。1992年刚做律师后不久,我就在参加杭州举行的一个国际律师会议上认识了他。他是纽约一个大银行的总法律顾问,瘦瘦高高,有着一个德国人的名字。杰姆是少数我邀请到我们的婚房做客的老外朋友。每次从纽约到中国出差,他总是给我电话,并努力找机会来看我。后来,我刚去哥大读书那年,诸事不顺,而他早早就请我在感恩节之前去莱克星墩大道(Lexington Avenue)上他的家里一起吃火鸡、看梅西百货游行和世界杯棒球赛,而我是他们全家唯一的客人。后来我们全家搬去纽约之后,他每年邀请我们、甚至我岳父母全家去他在宾州柏克诺湖(Lake Pocono)的度假屋住上一个星期。他的邀请好似我们去他家作客是他巨大的荣幸,叫人无法拒绝。他教我开车、和我一起游泳、郊游,和我们全家老老少少跳方舞(square dance)、做游戏。他会周末坐好长时间的地铁、再转捷运(PATH)从纽约到新泽西来看我们,为我太太修改申请工商管理硕士(MBA)的论文,参加我们两个的毕业典礼。有一次,我还住在哥大附近的黑人区时,早上7点有人敲门。我睡眼惺忪地开门一看,门口站着的正是杰姆,手里拖着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见到我就唱起“祝你生日快乐!”。那时候我一个人住在曼哈顿,思乡心切,不由得非常感动。是的,我们一直非常亲密,每个夏天和他在一起是我们家必备的节目。


所以,当他拒绝为我的学生贷款作担保的时候,我是小小地吃了一惊的。那时,我准备攻读法律博士。我们并非完全没钱,但也快了。如果我去读书,那我们全家就是三个全职学生—太太是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女儿是托儿所的学生,而我则是法学生—我们就需要每年花销至少15万美元(在2000年!),却看不到任何收入。我和太太刚刚卖掉了我们在上海的婚房,但也可能就刚刚够钱勉强可以供我们两个读完书,生活质量就不要提了。如果我们手里能够多出几万美元,该有多好啊!


所以,刚刚拿到哥大法律博士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学生贷款。借学生贷款需要一个担保人。我自然就想到了杰姆。


如同往常一样,我们在一个他常去的日餐厅见面。他用日语点完餐后(早年他在日本工作过几年,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日语),我们开始谈论我们各自的生活。我太太的读书生活很忙碌,孩子也很好。我读了Nicholas Sparks的新著《A Walk to Remember》。他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的大儿子当时在巴哈马群岛研究海洋生物,而小儿子则爱上了一个日本姑娘,等等等等。等我们快吃完了,服务生走了过来,我照例去抢账单,但老杰姆比我手快。“你现在是一个学生而已,应当放松,安心让其他人来买单。”我按下自己小小的骄傲,心里竟然有些暗喜不必要去付那张账单。然后,我振作精神,有点不好意思,却又明白无误地请老杰姆做我学生贷款的担保人。


。。。


“嗯”,他停顿了一小会儿,“这事我觉得你自己可以搞定。”然后,他就起身,抚摸了一下我的肩膀,和我道别。


这简直太快了。我本想他至少会告诉我,他需要考虑一下。他没有。他单刀直入。


两年以后,我和太太各自完成了我们在纽约的学业。尽管带着孩子,每日还要为家里做饭,还兼职做着商学院统计学教授的助教,我这个不服输的湖北太太还是拿到了全班优秀生奖学金,成绩名列全班前10%。她也是在2000年经济危机时、她那届中国同学中最早在美国找到工作的学生。在瑞银做实习生的工资加奖金差不多可以应付她一年的学费。那时,因为嫌太贵,她平日连一杯星巴克都不舍得喝,即使她之前是上海第一批做投资银行的,即使我已经做了七年不算太失败的律师。就这样,太太在纽约大学读两年工商管理硕士只花了家里7000美元。工作后,她还用前几个月的工资为全家买了我们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太太决定不借车贷,因为她坚信除了房贷,个人消费都不应当贷款。


我则在法学院开学时已经决定加入君合。2001年的中国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收入还不算太高,而回中国所意味着重新创业,前几年的收入没有保障。因为没有学生贷款,我可以放心地过几年相对收入不稳定的生活,而不需要一面还款,一面养活全家。我没有因为必须还学生贷款而不得不选择第一年薪水相对丰厚的外所,从而放弃做中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机会。正如纽约大学法学院的柯恩教授告诉我的那样,不借贷款读书,会给我们自己更大的选择工作的自由,让我们可以不必只看眼前的收入。过不多久,美国的学生贷果然渐渐变成了美国巨大的社会问题,许多人到了中年还在还学生贷款,更有些人只能违约。到2016年,2/3的美国毕业生有学生贷款,而当年毕业生的平均贷款额超过USD37,000,学生贷款的违约率则超过了11%(https://www.forbes.com/sites/zackfriedman/2017/02/21/student-loan-debt-statistics-2017/#4cc8a16b5dab)。许多学生永远不可能将学生贷款还完。想想他们,我真是幸运。当初杰姆拒绝做我的贷款担保人,让我死了借钱读书的心,只能省吃俭用,却成全我毕业后没有为学生贷款有过一分钟的忧愁。


虽然我不知道让我将来不被学生贷所困是不是杰姆的原意,可我还是无比感激当初他拒绝做我贷款的担保人。他的拒绝造就了今天的我,一个不被学生贷款所困的自由的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