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发布 / 君合人文 / 君合人文详情

爆笑!某DD项目花絮简录

2017.09.15 佚名

这是一个普通的DD,同其他所有的DD一样,本没有什么特别。然而,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所以,我们在一个普通的DD中发现了如下幽默……

 

(一)

DD伊始,与管理层访谈——

对方:我们是福利企业,我们用了好多残疾人,城里有星探,我们有残探……

DD组:……

 

(二)

公司二厂负责生产的技术主管,在谈到生产安全和对残疾员工的培训问题时——

技术主管:那些人呐(作摇头状长叹)……

有个员工,用库里的小车把四个脚趾给压断了。送了医院我们回来就试验呐……那个试验呐……他怎么就能给压了呢?我使劲把脚伸进去都压不断……

DD组画外音:……难道您的员工不是残疾而是智障人士?或者您就是传说中的钢铁侠?

 

(三)

集团财务副总精彩发言摘要——

副总:我跟你们说,河南可是个好地方呐!

DD组(向往地):为啥好昵?

副总:房子大,娃多!

汗……

DD组:X总,您把刚才说的这几项不能提供文件的事实情况写个书面说明,盖个章给我们吧。

(两个小时后,X总来了……拿来的盖章说明内容自相矛盾。)

DD组:您这个说明不清楚,您看您自己公司的事儿都没说圆。

X总(急):我说圆了,我都说圆了,我连工商局那边儿都捂住了!

狂晕……

 

(四)

当地称孩子为娃。

吃午饭时,我们问负责接待的X部长:您有几个娃?答:木有……顿了一下,补充:就一个妞儿……被我们三个DD组女成员狂教育重男轻女要不得……

一日午饭后,好心的司机甲在带我们回公司的路上绕该市一周让我们看看当地的风貌,路过一片新楼群——

司机甲:从前这儿都没人住的,现在都商品房了,可贵了!

DD组(好奇地):多少钱?

司机甲:七、八十万呢。

DD组(惊讶地):那么贵!多大啊?(附注:当地物价标准:Taxi 2元起价,市东到市西共计4元)

司机甲:600多平米吧!

倒……

还是X部长,吃饭中——

DD组:您多大了?

X部长:30多,属虎。

DD组组长:啊,你和我一样大啊。

X部长:你们都能干,不像我,啥本事都木有,就会生娃。

DD组:这边不是房子大娃多么?那您房子多大啊?

X部长:300多平米吧,三层。我啥本事都木有,木有,你们能干……

……#¥@!$……

 

(五)

重要经典人物:财务Y总

DD组:您说说公司的贷款情况吧。

Y总:我不知道。

DD组:那您说说公司有哪些对外投资吧。

Y总:让别的老总说吧。

DD组:别的老总不在啊,要不您先介绍介绍关联交易的情况。

Y总:我不知道。

DD组(郁闷加愤怒的):那么固定资产呢?公司现在有什么固定资产?

Y总(维持着他似乎从远古带来的迷茫):我……不知道。

DD进行一周后,在我们每天坚持不懈的催促下,一个阴霾的傍晚,Y总终于答复材料准备完毕,带领着4名下属部门负责人姗姗走进了我们的办公室来提供久违了的材料。

DD组:在建工程的材料呢?

Y总:这里(一共两页纸)。

DD组:怎么可能,公司那么大规模的在建工程!立项的文件呢?环评的文件呢?我们文件清单上把证照及批复的名称都列出来了,照着找材料就行啊。

Y总:那个……我不知道。

DD组:哪个部门的人员准备的?麻烦您现在拨他的电话,我们问他。

Y总:(开始犹豫地拨电话,第一个,不是;第二个,还不是;第三个……):律师跟你说啊。

DD组:您好,公司三厂四厂的立项材料有么?

对方:我不知道。

DD组:大项目办理没办理立项您不知道么?还有用地规划许可证什么的。

对方(犹豫的):噢你说的是立项啊那个好像有……

(开始对于我们说的是不是中文丧失自信)

(解释口水若干)

DD组:Y总,他会找到立项方面的材料,但是之后的他说就不负责了,您看谁负责再拨个电话?

Y总:我……也不知道。

继上述情况10分钟后——

DD组(抓狂的):在建工程、环保、劳动人事、保险、生产安全,还有固定资产的账上明细,一共就这么一点资料么?(共计20页左右)

Y总:对啊……你们看得完么?

DD组(更加抓狂的):我们当然看得完,再说您不用担心我们看得完看不完,现在的情况是集团负责的文件都提供差不多了,公司的就是没有……#$@%&*!?

(以下省略狂轰滥炸、循循善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威逼利诱等言语和肢体表示若干)

Y总:(迷茫……木然)嗯,噢,好,啊……(省略无实际意义助词若干)

第二天下午5时许——

Y总:给你们送材料来了啊。

DD组:还有一些需要补充的。

Y总:噢,好。

DD组:要不您记一下文件名称,方便回去找?

Y总:还要记么?

DD组(异口同声):要!

Y总:噢。

(十几分钟后,滴滴滴滴,Y总手机报时:6点整)

Y总:六点了啊,你们还不下班?

DD组(异口同声):不。

Y总:我昨天就加班了。

DD组(异口同声):那您今天还得加班了……

之后,DD组成员小A去洗手间,昏暗的楼道里远远看见Y总走过来。

刚刚能认出对面人的样子时,Y总立刻转身向回走。

走了三、四步觉得不妥,又转回来再次和小A相向而行……

(照面)

小A:Y总您找我么?有事没?

Y总:木有木有,我木有事。

小A:噢,那好,我找您有点事和问题……

Y总撞墙……

再一天,Y总的办公室一上午都没有人。DD组拨Y

总手机——

DD组:Y总,您在哪里呢?

Y总(抑制不住地喜悦):我今天下厂,回不去了。

DD组:那您安排谁帮我们准备材料呢?

Y总:我安排了安排了,你们问Z处长吧。(事后证明Z处长不知道)

之后全天的任何时候,Y总的手机不在服务区或无法接通。

DD小组返京当日上午,Y总的手机仍保持不在服务区或无法接通状态。

DD小组返京后第二日上午上班,拨Y总手机——

Y总:哦,你们走了啊,我回办公室了。

我们倒……